序一 泰如方言简介

泰如方言(泰州-如皋方言),属于江淮方言通泰片,主要分布于泰州市区、姜堰、兴化、泰兴、海安、如皋、如东、东台、大丰、扬中,在靖江、江都东部、高邮东南部、通州北部、盐城南部以及常州、江阴、张家港的沿江地带也有分布。一般说通泰片则也包括南通方言在内,但泰如方言和南通方言并不能通话,本教程所说泰如方言不包括南通话。泰如方言周边接壤的江淮方言洪巢片、南通方言、吴语各方言均难以通话,甚至完全不能通话。

泰如方言区内部可分为南、北两个区域:南区:如皋、泰兴、如东、海安(东、南部)、扬中六县市及周边地区;北区:泰州市区、兴化、大丰、东台、海安(西北、城区)等。两者的差别主要是ng声母的有无,南区有ng,北区基本没有ng声母,但总体差异不大,可以通话。

包括泰如方言在内的通泰方言虽然分类上属于江淮官话,但是它有有些很独特的特点。

一、通泰方言最核心的特征,就是全浊声母在今天逢擦音、塞擦音,不论这个字的平仄音调如何,一律发音要送气。全浊声母在现代汉语中已经几乎消失殆尽,仅吴语、老派湘语中有所保留。包括北方方言、粤语、闽语等在内的绝大多数方言的古全浊声母字都严格按照“平送仄不送“的规律发音,也就是说一般古全浊声母字逢普通话中的第一声、第二声发音要送气。所以例如绝大多数方言中并母字“平(第二声)”就是送气的p声母,“病”就是不送气的b声母;但是吴语和老派湘语中,由于保留古代全浊声母,所以“平”和“病”均不送气,发浊音;通泰地区、客家话区、赣语区则统一送气。

二、通泰方言分阴阳去。普通话中阴阳去合并,只有一个去声。通泰方言区中,七调区阴阳去分明,六调区的阳去并入阴平,但和阴去不混。

阴去声字:店,骗,庆,意,暗

阳去声字:垫,便,近,义,岸

三、保留入声,而且分阴阳入。现代汉语中,以普通话为代表的北方官话中上、去声归并,同时入声消失,派入其他音调中,所以普通话声调为阴平、阳平、上声、去声。保留入声的方言,几乎聚集在东南沿海和南方内陆少部分省份。通泰能够保留有阴阳两种入声的分立难能可贵。

阴入声字:八、福、格、北、雪、惜、急、必

      阳入声字:石、白、毒、食、药、实、麦、佛

 通泰全区母语者在念出这两组字时,都可以明显感觉到两组字声调不同;扬州、镇江、南京、合肥等地朋友都能体会出这些字是入声,但是感受不到其中音调差异,因为洪巢片区的阴阳入声已经合并为一个入声调,甚至南京话中入声本身也开始消失;再往北到了徐州、宿迁为代表的中原官话区,入声便整体消失,上述这些字被打散归入其余音调中。

有学者倾向于将通泰方言划入吴语,如台湾中研院学者丁邦新先生在其著作《如皋方言的音韵》中直言不讳:“I determined this dialect belong to Wu dialect, and have someinfluence by Eastern Mandarin.”近又有知名语言学家朱晓农、章婷等合著《兴化方言双域七调》一文中,提出“边缘吴语”的划分概念,将通泰方言和浙江的衢州方言列入其中。因而通泰方言目前自1985年起在学术界暂列为江淮官话通泰片,却因其可能与客、赣同源的核心语音特征;和吴语接近的韵母、词汇而不断引发争议。

作为一个小方言区,通泰区所面临的重大问题很多,首先缺乏实力足够的区域中心城市:泰州是个97年才增设的年轻地级市,市区规模有限且方言普化速度快、程度高;南通市区偏安东隅,方言难以与区域内其他片区通话,不具有粤语区广府话这样的方言通用语效应;二是小方言区地处优势方言的夹缝中,容易受影响甚至同化。通泰方言区是江苏全省最小的方言区之一,与省内优势方言所涵盖的人口、面积差距极大,使用者仅占全省的13%左右。通泰区域尤其西区的用词、语法、发音正在因被优势的扬州话、普通话渗透而产生着极大的变化;第三点与第二点紧密联系,本方言区同行政区划并不严格对应,如扬中市、大丰区分别划归大部说江淮官话洪巢片的镇江市和盐城市,这里的方言所受的同化明显,甚至连作为核心特征之一的人称代词“你佼/你俫;我俫/我佼”也开始慢慢脱落为“我们/你们”,与镇江市区和盐城市区方言渐渐接近。

编写泰如拼音教程,希望能提升泰如方言区朋友的母语保护意识,将大家的兴趣激发出来,鼓励广大母语者对方言悉心呵护,把母语传承下去。

本文修改自史遥腾《江海雅言:我们的通泰母语》,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通泰淡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