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录一 泰如方言中的文白读

泰如方言中存在着多音字现象。多音字又可大致分成两类。

一类是不同的读音表示不同的含义,比如“少”。

 少shǒ:多少  少数
少shō:少年 长少(长短)

一类是含义相同,但用于不同的词语里,比如“家”。

家gà:老家  家去
家jià:家乡 国家

第二类就是泰如方言中常见的文白读现象。在含义完全相同的情况下,一个读音用于比较口语的词语中,叫做白读音;一个读音用于相对书面的词语中,叫做文读音。通常情况下,文读音来自比较强势的方言,比如官话(历史上的老官话以及现在的普通话),或者是江淮方言中的洪巢片(通俗点说就是扬州话)。

泰如方言的文白读差异,主要体现在以下几处。

一、见系二等开口字有腭化读法

举例来说就是“江、讲、家、下、虾、巷、江、街、敲”等字,泰如方言白读声母是g,k,h,但是也有j,q,x的文读法。

这批字中,不同的字在不同地区的发音情况不尽一致。有些字是白读音强势,有些字是文读音强势。总体来说,在普通话的影响下,文读音越来越强势,而且有些字几乎只有文读音,白读音已消亡。

白读 文读
gà 老家,家去 jià 家乡,家园
hȁ 下来,楼下 xiȁ 下面,下棋,认下
hà 虾ㄦ xià 虾ㄦ
hȁn 项目,颈项 xiȁn 项目,款项
hȍ 校家庄(地名) xiȍ 学校
hȁ 夏家泊(地名) xiȁ 姓夏,华夏,夏天
gǎe 解放(老人口音) jiǎe 解放
gàe 街道,上街
gàn 豇豆
háe 鞋子
háe ? xiáe ?

(想想,“谐”是“鞋”的同音字,应该怎么念好?)

二、 “支微入鱼”

支微入鱼现象,指的是灰、微等韵和鱼韵的韵母重合。通俗地说就是一部分读uei的字也有y的读法。比如以下每一组两字均发音相同或接近(泰如各地分布情况不一):

    嘴—举,岁—絮,堆—居,腿—取,雷—驴,
   水—许,虽—需,醉—巨,崔—驱,脆—趣

uei和y的区别很难说是文读和白读的区别,因为uei也是符合泰如方言自身发展规律的读音,并非受强势官话影响产生,反而y是泰如方言的uei独立发展出来的,但是因为强势官话(普通话)中没有这个变化,所以在书面词语上仍旧是读uei较多。

三、其他比较零散的一些字

比如“常”字按规律应该念做shán,同音的“尝偿裳”等字泰如依然念shán,但“常shán”这个音只保留在“常周”这个地名里,其他情况下都念chán了。

“爷”按规律念iá,表示父亲,泰如各地都有,还有一个来自扬州方言的“í”,表示叔叔,和“íi”,用在“老爷、少爷”等词语中。

“姐”按规律念jiǎ,这个音比较常见,也有一个来自扬州方言的jǐi,仅用于特定词语,有消亡趋势。

四、不能接受的文白读现象

有一些文白读现象需要警惕,因为它破坏了泰如方言声韵系统的特点。

泰如方言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中古汉语的全浊声母字不分平仄全部读成送气音。

比如“平病白”属于“並”母字,古时候是同一个浊音声母[b],现在吴语(比如上海话苏州话)还都是浊音声母。而普通话中是“平送仄不送”,比如“平”是阳平,就念píng,送气;“病”是去声,就念bìng,不送气;“白”是入声字,属于仄声,所以也是不送气。但泰如都是念送气的p。这是泰如方言的一大特点,和赣语、客家话类似。

再举一些例子。

1. 并母字:

“病”和帮母字“兵”,声母不一样,“病”字发音送气如“拼”;

“白”和帮母字“摆”,声母、韵母均不一样,“白”字在通泰方言中送气,与“拍”同音不同调。

2. 定母字:

“地”和端母字“低”,声母不一样,“地”字在通泰方言中送气,与“体”同音不同调;

“垫”和端母字“店”,声母不一样,“垫”字在通泰方言中与“天”同声母同韵母。

3. 从母字:

“贼”和精母字“栽”,声母不一样 ,“贼”字在通泰方言中与“策”发音接近;

“在”和精母字“宰”,声母不一样,“在”字在通泰方言中与“猜”发音接近。

……

现在受普通话影响,越来越多的字开始念不送气,如“动”念成“冻”、“读”念成“督”等等,导致泰如方言的特色消失,呈现出向洪巢片方言靠拢的现象。这一趋势,在泰如北部地区较为明显,在南部地区发展较为缓慢。我们认为应该尽量保持泰如自身特色,坚持使用泰如自身的发音。泰如小字典中,除个别情况外,一般不收录古全浊声母字的不送气读法。

泰如小字典中未收录“男南”二字的náen的念法,只收录了nún。“安”字也只收录了ùn一种读音。这类字的发音也是泰如方言不同于洪巢片方言的地方,其他还有一些零散的小特征,在此不再赘述。